首页 >> 文娱 >> 文艺作品 >> 小说 >> 正文

二十二年

来源: 时间:2017-10-08 22:33
  

    22年前,他在省城为她购回一件粉红色婚纱。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22年后的今天,他和她故地重游。在过去的商场直奔“爱登堡”,买回秋装。

  “爱你才不敢蹬你。”他说。她接过话茬:“有板眼就蹬,冇得板眼就认,的确有板眼就保护爱情,相守一生。”

  他今天第一次乘坐她驾驶的舒适款小轿车。她在左边掌握方向盘,他在副驾驶座打瞌睡。待到她将车停进车库,他才醒来。

  一过不惑,他的头发已被岁月染白。他对她说:“我己经兑现了承诺。”她故作不解地问:“哪个承诺?”他佯装糊涂地反问:“我还欠你什么账?”她接着挖坑:“你差我的债,这辈子都还不清。”

  “好!好!好!这辈子不还,下辈子还娶你为妾。这辈子与你白头偕老,下辈子携你周游世界。”他顺势将她拥入怀抱,深深地亲吻好几分钟。她拼命挣扎,却挣不脱他的执着,也挣不脱这密不透风的情网。

  同学情是很难被摧毁的,他和她是同学,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但是夫妻情遭到背叛,是容易破碎的。没想到,他和她一路走来,相依相偎,相扶相持。

  “我这个年龄段最危险,成熟男生倍受小美妹青睐,请你看紧我。”他跟她说。她甩甩长发,背对着他说:“一切皆有可能,也不是一切都有可能。”

  他委曲求全地说:“能不能顺着我的话聊天呢?”她一本正经地回应:“22年前,凰求凤;22年后,凤求凰?”

  晚上,他和她在公园散步,边走边聊,尽管声音不大,但还是引起周围之人侧目。在寒露之夜,他和她越走越热,越粘越紧……(作者:柯建斌)

编辑:zhufengjin

上一篇:
下一篇: 板 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