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艺作品 >> 散文 >> 正文

鱼腥草

来源: 时间:2018-05-30 10:41
  我们乡下有一种草,闻之腥臊,触之清冷,俗称臭鸡婆草,常见而不太受人待见。
  其实,这草学名鱼腥草,虽不太受欢迎,但并不妨碍其常见的身影和忒强的长势。
  至于出生地,鱼腥草从不刻意挑选,也不在意土质肥瘠,显得大度、随缘。梯田层层叠叠,如山村的年轮,田块间有过水自高而低,呵啰啰,哗啦啦,唱出充满山野气息的《春之声》,鱼腥草附生于田墈,伸出中绿的叶芽,点点,片片,层层,像一个个小不点在攀爬一架硕大的梯。荒疏已久的地角,鱼腥草也会于丛生杂草中挤出些芽苞,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山谷间,清溪畔,鱼腥草夹岸相生,绵延而去,叶绿,水洌,互相映衬,定是受到溪流的濯涤和陶冶,更添了些清逸。
  鱼腥草发得从容,长得悠然,开花也不紧不慢。盛春,本为万紫千红时节。鱼腥草从不嫉妒争艳的百花,而是专心于根的事业。一节,一节,又一节……将细长而白亮的根茎稳稳地逐节扎向深土层。随着根愈长,叶越茂,从稀疏有间、亲密无间到堆青叠翠。待到初夏,才始见花骨。无论雨水多少、天气阴晴,它都会如期盛开。叶子如深紫勾边、翠绿充盈的心形,丛丛而起,勃勃而兴。叶间,疏花点点,眨着顽皮的眼睛。花开四瓣,成圆润的十字形,白如雪;中立花蕊,如花生米大小,蕊心淡绿,裹满金色穗缨,茸茸的,短短的,真有些个俏皮!
  很少有人注意到,鱼腥草花不娇不艳,不浓不烈,能连续绽放小半个夏天,花期并不短。也许人们会觉得:再怎么开也是一蔸“臭鸡婆草”。
  也不尽然。鱼腥草花亦为夏花,却不绚烂。平常、平凡的鱼腥草,也许代表不了夏天,却默默地为闷躁的夏日送来了一泓清流,如来自亲友的一个默契眼神、一声亲切问候。
  在菜场、超市、药店,更能真切地感觉到鱼腥草的存在。鱼腥草生得从容,走得慷慨;既能当菜,又可入药。菜架上,长长的根茎洗得白净,摆放齐整;一片片叶子献出一颗颗绿心,似乎从没离开亲亲的土地,也从未失去勃勃的生机。药屉中,风干的鱼腥草早已褪去腥味;它用独有的一股精气神延展生命的长度,用一份沉着累积光阴的厚度,时刻准备为患者驱除病魔。连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提到鱼腥草有“散热毒痈肿”之疗效。
  鱼腥草,本为野物,久居山水间,便也多了些灵气。(姜以钢 (市直))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下一篇: 江湖上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