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艺作品 >> 散文 >> 正文

坚强的母亲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5-09 11:36

  母亲的命很苦,一岁零三个月外婆去世,年少的她和做小生意的外公父女俩相依为命。后来,外公为她抱养了一个弟弟,由于舅舅忠厚老实、舅娘做人心口不一,外公去世后我们两家就断了往来。

  母亲二十多岁嫁与父亲后,生了两儿四女。由于家里没钱,加上那个年代医疗条件太差,我的哥哥在十一个月时染病不幸夭折。舅舅白养了、儿子夭折了,令母亲非常伤心,她在哭了好长时间后,和父亲一起坚强地担起了抚育五个儿女的重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是大集体时期,母亲和父亲虽然每天出工,但挣的工分远远不够养家糊口。1976年,父母亲商量决定举家搬到另一个乡镇,那里田地多,他们没日没夜劳作,分的粮食勉强可以维持全家生活。1980年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在外面漂泊了五年的我们不得不迁回老家。

  那时大姐已经出嫁,其他三个姐姐和我都在读书,光靠分得的几亩田地,是养不活一家人的。为了我们能安心读书,母亲让父亲外出做副业、补皮鞋、卖水果,挣点钱补贴家用,只在“双抢”时节才让他回家帮忙,平时,她一个人包揽了家里几乎所有的事务和农活。

  世事无常,正当我们家生活渐渐好过起来,1984年父亲突发疾病,半年时间就被死神夺走了生命,这对母亲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四个儿女还没成人成家,日子还要继续,怎么办?四十七岁的母亲咬紧牙关,用柔弱的双肩撑起了这个家。

  母亲把她的生命全部用在了教育几个儿女和侍弄几亩田地上。白天,她种田种菜、打谷扬麦、洗衣做饭,晚上,她穿针引线、缝补衣服、纳着鞋底,她每年还要养上几头猪、几十只鸡……以前由父亲承担的一切重体力活都落到了母亲身上。

  我永远忘不掉母亲犁田时的情景。农忙时节,整个田畈都是男人犁田发出的吆喝,只有唯一一位女子一手牵着牛绳一手扶着铁犁,一摇一晃走在长满红花草的稻田上,她就是我的母亲。因为力量有限,有时拐弯母亲要用双手提起铁犁才能通过。有一次牛不听话跑快了些,铁犁倒下来,犁尖把母亲的脚背扎得鲜血直流。母亲用破布简单包了一下,又一跛一跛地继续干活。

  还有一个场面至今刺痛着我的心。有一年干旱田里需要抽水,为了节约,母亲只请了三个男同志,自己顶上去。四个人抬着几百斤重的抽水机上坡时,她几乎是跪着一步步爬上去的,到达水田时,母亲两腿膝盖上的皮全磨破了。

  看着被母亲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家,村里好多人见到我就夸赞说:“你的母亲真不简单,比好多男人都要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眨眼几十年就过去了,如今姐姐和我都已成家立业,我在母亲的教导下考上大学找到了满意的工作。为了感谢母亲,我把她接到城里想让她享点清福,她却一刻也闲不住,81岁了还利用周围的空地种了一片菜园。她说:“现在我还能动,还可以种点菜补贴一下家庭,不能给你们添负担。”

  母亲一生没进过学堂的门,但她是我最好的老师。她用坚强的精神教育我,无论遇到什么艰难困苦,都要勇敢地去面对。虽然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但我感到,做她的儿子,无比光荣!

  对母亲,今生我无以回报,只能用整个生命去感激她!(周益民 (咸安))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下一篇: 把浓情拌在鸡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