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艺作品 >> 散文 >> 正文

东风欲绽心中朵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4-19 11:34

  看到了满眼的花,一簇一簇的;瞟到了白白的云,一团一团的。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朵,想到了这个注定要在心底绽放的中国字。

  平日里我们说朵,说得最多的,还是一朵云、一朵花、一朵笑意、一朵秋光、浪花朵朵等等,当然,还有很特别的一个朵,那就是耳朵。

  一朵云,特别是一朵白云,是那么美好,悠闲自得,悠然自在,让人心旷神怡。一朵云的动向,总是跟风紧紧联系在一起,风动云动,风走云走;一朵云的形状,总是变幻莫测、姿态万千。想起爱嬉水的小时候,躺在河滩上看云,看云上上下下翻卷,看云无穷无尽变幻,该生出多少奔腾雀跃的想象啊!

  一朵花,有心和她对视,有心同她心语,便生出种种美好的、不可言说的畅想和情愫。而一旦放眼千朵万朵,思绪便注定要在春天蔓延,心境便注定要陷入这尘世间最美好的聚会里,在这花朵的意蕴里,我分明看见一朵朵笑意飞上了眼角眉梢,又分明看见一朵朵秋光以累累果实悬挂于枝头。

  活泼泼的生命,长长短短的生命,在岁月河道里,溅起一朵又一朵美丽的浪花。一朵浪花,是一个跳动的音符,一丛浪花,是一组激昂的旋律。这浪花里,有晶莹的泪水,咸涩的汗水,有歌哭也有欢笑。生命的浪花,每一朵都独一无二,每一朵都让人沉醉。

  朵是生机盎然的意象,是一个季节竖起的耳朵,它倾听着一波又一波的声浪,或是冰河解冻,或是春潮涌动,或是春雨霏霏,或是远处传来的隆隆雷声,或是苍茫大地苏醒带出来的声响……朵,是浪漫的,是诗意的,是教人浮想联翩的。

  杜甫寻花,看到的是“千朵万朵压枝低”;杜牧遇蔷薇,读出了“朵朵精神叶叶柔”;皮日休深夜寂寂走入莲花池,满脑是“莲朵含风动玉杯”;雍陶咏莲,更有“露湿红芳双朵重”之妙句;方干恋花,迟步缓行间,发出“含风欲绽心中朵”的感叹;牛希济眼里,两个情意绵绵的人,是“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而白居易眼里的盐商妇,因为生活优裕,拥有“两朵红腮花欲绽”的仪态,也就理所当然了……朵,一旦融入诗行,便有了千姿百态、千娇百媚的韵味。

  由朵我想到了躲,小时候,总以为白云后面一定躲着什么,或者浩渺的星空深处也一定躲着什么,总有解不开的神秘感缠绕于心。因为躲的诱惑,没事,几个小伙伴就相约“寻躲”,也就是“寻”和“躲”,往往是一人“寻”,多人“躲”,当然也有一个人作见证,否则会出现耍赖的可能。可以说,寻躲,是儿时最喜欢的,无须付出成本的,互动性极强的一项游戏。

  朵,可以听,无须躲,一朵一朵打开,一朵一朵会聚,汹涌如潮的朵,气象万千的朵,注定,是大自然赋予生命的最诗意最浪漫的抚慰。(程应峰 (市直)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下一篇: 红杏不闹也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