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艺作品 >> 散文 >> 正文

最后的祖辈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4-02 16:40

  上午十点接到表叔王中平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母亲——我的最后一位祖辈至亲幺爹(姑奶奶)去世了。姑奶奶风雨沧桑近一个世纪,家族兴旺四世同堂,在当地享有盛名,是名副其实的福寿双馨。但是,放下电话的一刹那,我心里依然蔓延一抹隐隐的痛。

  姑奶奶是于2018年元月8日上午9时去世的,享年94岁。算上闰年闰月将近一个世纪了。下午,我上完一节课,就急匆匆地赶到姑奶奶的家。灵堂设在王庄的祖堂里,两堆烈烈的炉火照得正上方的棺木漆黑发亮,一床龙凤呈祥图案的蓝色锦被覆盖在姑奶奶的遗体上。姑奶奶面色祥和,亦如安详地进入梦乡。

  姑奶奶是我爷爷的亲妹妹,也是我们家族中最后一位至亲祖辈。记得小时候我最盼望的就是春节期间跟着爷爷、父亲一起去姑奶奶家拜年。上世纪七十年代哪有现在这么富有,正月初一吃罢饭,爷爷就在堂屋的饭桌上准备拜年的礼品——两张报纸重叠着平放在桌上,纸上放上几颗雪枣之类的甜食。爷爷举起粗糙的大手在嘴边呵一口热气,然后小心翼翼地拢起报纸的四角,将其折成一个颇具立体感的棱形——这就是拜年用的礼品。爷爷一边包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计算姑奶奶家有几家邻居,今天要去多少家,一家一个棱形,不一会儿红布包袱里鼓鼓囊囊的全是用报纸包装好的棱形礼品。

  姑奶奶育有四双儿女,勤劳的她秉性刚强,从来不允许自家的孩子眼巴巴地盯着人家的孩子吃东西。因此,为防止这么多孩子嘴馋,每到春节期间姑奶奶都会用自家的农副产品做成各种各样的零食,如四边形的薯片、金黄色的炒米、还有自己用麦芽熬制的糖块等,而这些都是我的最爱。姑奶奶最疼我父亲,我又是父亲的长子,自然能得到姑奶奶倾注在我身上的很多爱。因此,每次到姑奶奶家我口袋里总是塞满了好吃的。排行第七的王中平表叔和我仿佛年纪,见到我他也乐于和我一起分享他的零食,还带我到他家的山上,梨树林里玩得乐不思蜀。记得有一年的正月初三,我们一直玩到傍晚,爷爷在后山梨树下找到我时,我却跑到姑奶奶家抱着门柱子哭着不肯走。

  夜幕降临,灵堂里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我步履沉重地走到姑奶奶的遗像前,点燃三柱香,恭恭敬敬地给姑奶奶叩了三个响头。凝视姑奶奶慈祥的面容,想到她老人家风雨沧桑近一个世纪,含辛茹苦守寡二十多年将四双儿女拉扯大,该要经历多少磨难,饱受多少世态炎凉。那满头的银发凝聚的都是岁月的风雨和霜寒,那额上三道深深的皱纹分明就是世纪的年轮碾压的辙痕。姑奶奶病重期间我去看望过两次,每次姑奶奶总是要我坐在她的床边,将她枯枝一般的手放在我的手上说:“现在,你爸爸和叔叔都不在世了,你是一大家的长子,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我泪眼朦胧,哽咽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轻轻拂拭姑奶奶眼角的泪水,这是一张多么粗糙而又慈祥的脸庞,岁月的长河在姑奶奶的脸庞冲击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然而,就是这张沧桑的面庞让我倍感亲切和眷恋。这是一张和我爷爷酷似的面庞,沟壑里流淌着我还有我的父亲、我的爷爷一样的血液!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颤动,这就是我的亲人,我唯一的祖辈至亲!我握紧了这只青筋凸起的手!

  灵堂里丧鼓一遍遍地敲打,歌师的夜歌婉转凄凉。大表叔把我叫到身旁,真情切切地告诉我说:“你的爷爷也就是我的舅舅,虽然和我的娘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但我的外公就生育他们两兄妹,他们是至亲的人。以前你父亲健在时我娘示他为亲人,现在你父亲不在了,你姑奶奶也走了,在你们聂家你就是我们最亲的人!”多么熟悉的话语!这不就是姑奶奶以前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过的话么?只是今天从表叔嘴里说出来,我倍感亲切和慰藉。

  灵堂的火烧得更旺了,纵然是深冬的夜晚也没有一丝寒意,我坐在表叔身边聊了很久。我知道过了今夜,姑奶奶就要走了,就要永远离开我了!今夜,我无眠;今夜,我不会离开!(聂松彬 (赤壁))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下一篇: 外婆家的酒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