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文艺作品 >> 散文 >> 正文

那一场不期而遇的冻雨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1-11 10:27

○陈迪新

  5号降温,零下一度,笼着双手缩着脖子,在岁月的寒冷里,等风等雪等你。

  天阴得像要湮没地球,比牛毛还细的雨铺天盖地,没有淅淅沥沥的喧嚣,也不死一般的沉寂。

  金沙,神一样存在哪里,一场冻雨,与我不期而遇。没有雪,只有冰凌。

  我看到屋檐下,一溜儿倒三角的吊冰悬挂,这是一排没有颜色、没有声音的风铃。我想我要把曾经记忆也挂在屋檐下,冷冻起来,再风干,等老了的时候,用它下酒。

  我看到红荆棘颗粒躺在冰的怀抱里,温柔而羞涩,一只麻雀悄悄走近,又静静飞离,害怕惊醒了晶莹剔透的宝贝。时间在沉思中溜走,我满眼是雾,满脸是冻,感叹思维是一种难以转变的轨迹,一种无法形容的感情,来得低微去得也卑微,再奋力舒展也无用,终究被这时光也湮没了。

  我看到楠竹林不堪重负,虽然被细小的冰凌压得侧弯,平行于地确不狼狈,披着一身银色的铠甲,正弯腰保护孕育中的冬笋,等待太阳的救赎。

  我看到茶花姑娘随她绿色的叶子一起被冷冻,透明的冻雨并没有封锁她艳丽,在洁净的世界里一颦一笑娇艳欲滴。

  我看见情诗王子诗歌里哪位绝代风华的美女。那年春天,在樱花树下,一袭唐装,一把古筝,长发飘飘,纤手翻飞,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现樱花飘零,冻雨成晶,树依在,人无踪。

  我看见你向我走来,在燃烧的火塘里,轻声说:“天晚将欲雪,能饮一杯无?”

  (作者单位:崇阳县残联)

编辑:zhusijia

上一篇: 大岭一场雾凇,人间一场幻梦
下一篇: 琼花玉树靓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