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文娱 >> 文娱动态 >> 正文

名家笔下的西南联大往事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2-05 16:48

  影片《无问西东》勾起诸多观众的理想主义情怀,片中最激荡人心的,当属与西南联大有关的故事。成为传奇的不是苦难本身,回顾联大师生当年留下的点滴文字,他们是用学术的信念和对自由的渴望,让自己免于被苦难吞没。学术之光穿越那个黑暗的时代,“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

  闻一多先生讲唐诗,不蹈袭前人一语。讲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一起讲。中国用比较文学的方法讲唐诗的,闻先生当为第一人。

闻一多

  汪曾祺

  《西南联大中文系》中叙述——

  西南联大有一本《大一国文》,是各系共同必修。这本书编得很有倾向性。文言文部分突出地选了《论语》,其中最突出的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种超功利的生活态度,接近庄子思想的率性自然的儒家思想对联大学生有相当深广的潜在影响。

  还有一篇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一般中学生都读过一点李清照的词,不知道她能写这样感情深挚、挥洒自如的散文。这篇散文对联大文风是有影响的。

  曾见过几篇老同学的回忆文章,说闻一多先生讲楚辞,一开头总是“痛饮酒熟读《离骚》,方称名士”。有人问我,“是不是这样?”

  是这样。

  他上课,抽烟。上他的课的学生,也抽。他讲唐诗,不蹈袭前人一语。讲晚唐诗和后期印象派的画一起讲,特别讲到“点画派”。中国用比较文学的方法讲唐诗的,闻先生当为第一人。

  他讲《古代神话与传说》非常“叫座”。上课时连工学院的同学都穿过昆明城,从拓东路赶来听。那真是“满坑满谷”,昆中北院大教室里里外外都是人。闻先生把自己在整张毛边纸上手绘的伏羲女娲图钉在黑板上,把相当繁琐的考证,讲得有声有色,非常吸引人。

  还有一堂“叫座”的课是罗庸先生讲杜诗。罗先生上课,不带片纸。不但杜诗能背写在黑板上,连仇注都背出来。

  唐兰(立庵)先生讲课是另一种风格。他是教古文学的,有一年忽然开了一门“词选”,不知道是没有人教,还是他自己感兴趣。他讲“词选”主要讲《花间集》(他自己一度也填词,极艳)。他讲词的方法是:不讲。有时只是用无锡腔调念(实是吟唱)一遍:“‘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好! 真好!”这首词就pass了。

  链接

  西南联大

  西南联合大学是抗日战争开始后高校内迁设于昆明的一所综合性大学。1937年11月1日,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在长沙组建成立的长沙临时大学在长沙开学(这一天也成为西南联大校庆日)。由于长沙连遭日机轰炸,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时大学分三路西迁昆明。1938年4月,改称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成立于残酷的战争中,冯友兰将师生南迁的艰辛旅程类比为历史上的“衣冠南渡”。

  时人将李政道和我的相遇传为美谈。其实,我们不过适逢其会,只是在彼时彼地恰巧遇上而已。譬如钻石,不管你把它们放在哪里,它们还是钻石。

  吴大猷

  《我在抗战中的西南联大》中叙述——

  1945年春的一天,忽然有个不到二十岁的胖胖的孩子拿着一封介绍信来找我。

  来见我的这个孩子叫李政道。

  那时,恰值学年中间,不经考试,不能转学。我便和教二年级物理、数学课的几位老师商量,让李随班听讲考试,他若及格,则等到暑假正式转入二年级时,可免读以前课程。

  李应付课程,绰绰有余,每天课后都来请我给他更多的读物和习题。有时,我风湿病发作,他替我捶背,还常帮我做些家务琐事。我无论给他什么样难的书和题目,他都能很快的读完做完,并又来要更多的。

  我从他做题的步骤及方法上,很快发现,他思维敏捷的程度大大异乎常人。

  1945年秋,陈辞修先生和俞大维先生提出约我和华罗庚谈谈,大概是为计划一些开展科学工作的事情。我回去想了几天,拟就了一个建议,大致是筹建一个研究机构,并立即选送优秀青年出国,学习基本科学。

  回昆明后,我告诉妻子此行经过,谈到推选学习物理方面的人选时,她和我皆毫无犹豫决定李政道。

  后来,李政道到了美国,打听到,在美国的大学里只有芝加哥大学允许未毕业的学生攻读博士学位,于是他就在该校注册入学,随著名物理学家费米教授写论文。

  近年来李政道、杨振宁成就卓然。时人常提到二人是我的学生,是我精心培植出来的,尤将李和我的相遇更传为美谈。其实,我们不过适逢其会,只是在彼时彼地恰巧遇上而已。譬如两颗钻石,不管你把它们放在哪里,它们还是钻石。

  整个房屋已经动摇,每一个接缝都已经脱节,每一个人也多了这一层取不去的经验。一个常态的生活可以在一刹那之间被破坏,被毁灭。这是战争。

  费孝通

  《疏散》中叙述——

  跑警报已经成了日常的课程。

  1940年九月里,我们就这样过去的,到十月初还是这样。到后来敌机哪天要来,连轰炸的目标,事先都会知道,而且又不常错的。十三那天,我们又照例在山脚底下闲谈。可是那天有传说是要炸大学区了。我们的家就在两大学之间,所以我太太有一点担心。

  一点多钟,二十七架银灰色的日机从东方出现了,向着我们飞来。我太太忙着要我把头用手蒙起来,可是我却被好奇心所支配,反而把头仰了起来。恐惧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下蛋了!”在阳光里,一闪一闪的,在那群飞机翼下,丢了一阵怪好看的小东西。随着轰轰的一片响声,响声相当沉重,比了以往听过的,好像着实得多,而且地都有一点震动。

  城里升起了一大堆尘烟,没有火光,在山头上望去,好像还远,在城中心似的。

  解除警报那天放得特别迟。当我们进城时一看,情形确是不妙。文化巷已经炸得不大认识了。我们踏着砖堆找到我们的房子,前后的房屋都倒了。

  推门进去,我感觉到有一点异样:四个钟头前还是整整齐齐一个院子,现在却成了一座破庙。没有了颜色,全屋都压在有一寸多厚的灰尘下。院子里堆满了飞来的断梁,还有很多碎烂的书报。我房里的窗,玻璃全碎了,木框连了窗槛一起离了柱子,突出在院子里,可是房里的一切,除了那一层灰尘外,什么都没有变动。我刷去桌上的灰,一叠稿纸还是好好的,一张不缺。所损失的只是一个热水瓶。这是难于相信的。一切是这样唐突,这样不近于事先的想象。

  “着了,着了。”我好像是个旁观者,一件似乎已等待很久的事居然等着了。心情反而轻松了一些,但是所等着又是这样一个不太好看的形景。我太太哭了,也不知为什么哭。我自己笑了,也不知有什么可笑的。

  和我们同住的表哥,到厨房里端出了一锅饭菜来,还有一锅红烧肉。饭上也有一层灰,但是把灰夹走了,还是雪白的一锅饭,我们在院子里坐下来,吃了这顿饭。麻烦的是这一层罩住了一切的灰尘。这一层被炸弹所加上去的,似乎一拿走,就是原有的本色一般。可是这是幻觉,整个房屋已经动摇,每一个接缝都已经脱节,每一个人也多了这一层取不去的经验。一个常态的生活可以在一刹那之间被破坏,被毁灭。这是战争。

  

编辑:liuhuafang

上一篇: 中国大国气质的基本禀赋
下一篇: 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读《雅舍谈吃》有感

咸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咸宁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咸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咸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咸宁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 【政务】?丁小强赴通山县黄沙铺镇开展党代表联
    【政务】?丁小强赴通山县黄沙铺镇开展党代表联系日活动,把党的关怀和温暖送到党员群众心坎上!
  • 【聚焦】咸宁司机注意!3月1日起,处理交通违法
    【聚焦】咸宁司机注意!3月1日起,处理交通违法政策有调整!
  • 【重磅】咸宁这7所学校快来认新疆亲戚!湖北省
    【重磅】咸宁这7所学校快来认新疆亲戚!湖北省教育援疆“百校结对工程”名单出炉!
  • 【提醒】湖北省纪委通知:春节期间严查这几种纪
    【提醒】湖北省纪委通知:春节期间严查这几种纪律问题!
  • 【政务】丁小强主持通报会,通报2017年市委常委
    【政务】丁小强主持通报会,通报2017年市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情况!

欢迎访问咸宁新闻网,扫描二维码,
下载咸宁日报APP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