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教 >> 文史博览 >> 正文

长安的落寞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8-02-14 09:31

论李邕的朋友圈

  (一)被王翰列为“一等”

  《封氏闻见记》巻三记载,开元初,已经进士及第三年的王翰,在等待吏部铨选授职时,将“海内文士”划定为九等,做榜张贴于吏部东街,其中第一等只有三人:即张说、李邕和他自己,一时惹得整个长安“观者万计,莫不切齿”。

  当时张说尚未显达,其获得“大手笔”之称也是在位登宰相后,李邕更是一个左拾遗的小官,可见王翰不是出于阿谀权贵,而是出于对张、李二人衷心的佩服。

  但王翰的行为毕竟十分狂妄,在当时引起舆论哗然,官司追究,幸亏他出身豪族,“为势门保持,乃止”。然而狂妄如王翰也推服李邕,更能见出当时李邕在海内文士中的声望。

  清代大书法家、诗人王文治对李邕有极高的评价:坡翁奇气本超伦,挥洒纵横欲绝尘。直到晚年师北海,更於平淡见天真。

  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中曰:“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

  李白明白说道,因为目睹李邕冤案而冷淡了进取功名之心,更增添了隐居江湖、远离朝庭的想法,不正是反映了一代名士领军人物的被害乃是对士人积极进取精神的一个沉重打击,预示着盛唐风流的颓靡消逝吗?

  (二)与李白惺惺相惜

  李白生于长安元年(701),卒于宝应元年(762),终年六十二岁。李邕生于上元元年(675),卒于天宝六载(747),终年七十三岁。李邕比李白大二十六岁。李白集中有五首诗涉及李邕,即《上李邕》、《东海有勇妇》、《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和《题江夏修静寺》。

  《上李邕》一诗原文: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这首诗是李白青年时代的作品。李邕在开元七年至九年(719——721年)前后,曾任渝州(今重庆市)刺史。当年李邕44——46岁之间,李白18岁——20岁,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见面。

  当年李白是想得到李邕的提携。以后他们至少 在25年后再次见面。李白游渝州谒见李邕时,因为不拘俗礼,且谈论间放言高论,纵谈王霸,使李邕不悦。史称李邕“颇自矜”(《旧唐书·李邕传 》),为人自负好名,对年轻后进态度颇为矜持。李白对此不满,在临别时写了这首态度颇不客气的《上李邕》一诗,以示回敬。

  李白在齐鲁曾赞扬过李邕的政绩,其中最著名的一首诗就是《东海有勇妇》。

  李邕于天宝六载正月被奸相李林甫诬罔杖杀之后,李白曾表示极大的愤慨和深切的悼念。

  也就是在其后,李白从骨子里开始真正热爱李邕,崇拜李邕。这很大程度上也同李白自己一生漂泊的人生际遇有关。

  以前,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或说融洽。李白在写作《东海有勇妇》时,才对李邕真正产生了敬畏之情。只可惜,那时候李邕已经70岁高龄,快陷入了生命的绝境,一年后被杖杀。

  李白一生只同李邕见过二次面:一次在重庆,另一次在山东青州(北海太守任上)。

  当时,他们在对世界和人生认知方面,并不在一个思维层面上。李邕一直接受严格的儒家正统的教育。

  首先是接受父李善关于《文选学》的教育,从十二岁前后走出咸宁大幕乡桃花尖后,一生再也没有回过桃花尖。

  十三岁时李邕与博陵崔沔结交,后北漂长安和洛阳。

  (三)勤奋读书谋出路

  公元690年(武后天授元年)父李善卒,年六十余岁。《文选注》六十巻大行於世,又撰有《汉书辩惑》三十卷。时年李邕十五岁,也就是说李邕在15岁之前受过极其严格的国学训练。

  公元696年,崔沔登进士第,并举贤良方正科,拜麟台校书郎,引李邕入秘阁读书。武后神功元年(697年)李邕二十三岁,拜见大学士李峤,得其赏识,进秘阁(皇家图书馆)读书。

  也就是说,李邕在三十岁入仕前,阅读了大量的经史子集、四书五经、以及皇家治国理政秘笈,是一个真正的饱学之士。

  从十五岁父亲李善逝世后,小北漂李邕一直在长安和洛阳两地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也许受到过家族某位长辈的接济,才在京城长安和洛阳逐渐安顿下来,那个时候,李邕遭遇人生第一次重大危机,只有读书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所以,他的知识结构是丰沛的,完整地接受了正统的儒家传统。

  今人吕思勉在《先秦学术概论》一书中再增“兵、医”,认为:“故论先秦学术,实可分为阴阳、儒、墨、名、法、道、纵横、杂、农、小说、兵、医十二家也。”李邕较为系统地接受了诸子百家的文化精髓,尤其是儒、道、法等流派,并与后来的佛教思想相融合,建构了李邕最基本的精神世界底色,也建构了李邕作为早期儒家具有自由取向的学者并开一代宗师之风仪。

  他的学理依据就是儒家思想藴藏内核的社会正义理论和仁爱观念。当然,李白也是认同这个理论的,故有《东海有勇妇》一诗的出炉。

  (四)人间正道是沧桑

  《东海有勇妇》是李白的五言古诗,是《全唐诗》的第164卷第3首。此诗当作于公元745年(唐玄宗天宝四载),当时李白45岁,李邕已经70岁。这首诗是公认李白赞誉李邕最著名的一首。

  唐代的复仇现象是流行于民间的一种风习。本诗记载了发生于当时的一起妻子为夫复仇的事件。在诗中,李白极力赞扬了女性的嫉恶如仇的任侠情怀,同时,也对李邕匡扶正义之举进行了高度礼赞。

  东海有勇妇(原文)

  梁山感杞妻,恸哭为之倾。

  金石忽暂开,都由激深情。

  东海有勇妇,何惭苏子卿。

  学剑越处子,超腾若流星。

  捐躯报夫仇,万死不顾生。

  白刃耀素雪,苍天感精诚。

  十步两躩跃,三呼一交兵。

  斩首掉国门,蹴踏五脏行。

  豁此伉俪愤,粲然大义明。

  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

  舍罪警风俗,流芳播沧瀛。

  名在列女籍,竹帛已光荣。

  淳于免诏狱,汉主为缇萦。

  津妾一棹歌,脱父于严刑。

  十子若不肖,不如一女英。

  豫让斩空衣,有心竟无成。

  要离杀庆忌,壮夫所素轻。

  妻子亦何故(辜),焚之买虚名。

  岂如东海妇,立事独扬名。

  曹植《精微篇》:“关东有贤女,自字苏来卿。壮年报父仇,身没垂功名。”

  北海:即青州。天宝正午改加北海郡。治所在今山东益都县。李使君:使君,原作史君,误。王绮云:“李邕为北海太守,世称李北海。所谓北海李使君,疑即其人也。”

  此诗大概是天宝五载(746)夏,李白游山东济南时所作。诗中以热情的语言和夸张的笔法,描述了一位勇敢侠义的妇女为丈夫报仇的事迹。据诗云:“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可知实有其事。这两句是全诗之“眼”,体现了李邕一颗正义的悲悯之心,概括了李邕匡扶正义的善良举措和政治仁善有加的抱负。

  (五)英风豪气今何在

  据历史学家吴有祥在《李邕之死与玄宗的立嫡之争》一文中表述:李邕在古稀之年惨死于奸相李林甫的刑杖之下,这看似一起孤立的冤案,实则反映了李唐皇室内部帝权与太子之间的紧张关系,折射出唐代政治生活的一个侧面。

  “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这句李白赞颂李邕的诗句出自《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与君论心握君手,荣辱于余亦何有?

  孔圣犹闻伤凤麟,董龙更是何鸡狗!

  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

  严陵高揖汉天子,何必长剑拄玉阶。

  达亦不足贵,穷亦不足悲。

  韩信羞将绛灌比,祢衡耻逐屠沽儿。

  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

  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

  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节选)

  这几句诗的译文大意是:握住你的手告诉你心里话,对我来说,荣与辱早已是身外之物。听说孔圣人还感伤过凤凰和麒麟,董龙这小子又是什么鸡和狗!

  一生傲岸难与权贵相处,皇帝疏远,举荐徒劳,壮志难酬。

  严子陵长揖不拜汉家天子,我又何必长剑拄着下巴去把皇帝侍候!

  显达也不足贵,穷困也不足愁。

  当年韩信羞与周勃、灌婴为伍,祢衡耻于交往屠沽小儿。

  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在何处?

  君不见裴尚书,三尺土坟上长满了蒿草荆棘!

  年轻时我就想学习范蠡漫游五湖,看到这些更想远离富贵功名。

  (六)李邕蒙难引发当时文坛强烈反响

  李邕蒙难12年之后,即乾元二年(759),他的江夏故宅已经易为修静寺,李白经过此寺,作《题江夏修静寺》诗说:“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滨。空庭无玉树,高殿坐幽人。书带留青草,琴堂幂素尘。平生种桃李,寂灭不万春。”其后凄凉,令诗仙李白颇为伤感。这个时候,李白才真正理解和尊崇李邕。

  著名诗人车延高在《醉眼看李白》一书中深情地表述:李白是人,儿女情长,功名利禄,一杯老酒痛入心底。李白是仙,活在自信的庄园,口吐天上文,才笔九州横。李白是侠,仅佩一柄长剑,青山绿水,笑傲天涯。

  古人之文侠或武侠,只用两样工具“笔”和“剑”行走江湖。从李白一生的行为来看,他是一个为事业功名谋,但从不为一己私利谋的人。为实现“攻略盖天地,名飞青云上”的政治幻想,他不惜屈尊求人举荐,但为自己的妻子儿女,李白从未向任何人开过口。难能可贵的是,李白不仅自身保持了这种品德,而且将这笔遗产传给了他的后人。(车延高语)(参见《醉眼看李白》凤凰出版传媒P84页)。

  同样,李邕也亦然。李邕的玄儿子在李邕(747)遇害后,也亦然表现得骨骼铮铮,决不向五斗米折腰,固守了儒家道统中“周公之道”的“仁者自爱”理念,也许这就是心性本体、宇宙本体的自我观照。李邕和李白一样,往前推有屈原,往后延有张居正、李贽、谭嗣同等等,身谪楚家,卿本楚狂人,于千年记忆深处,遍寻的原来是灵魂的故乡。他们都是一身风骨,玉树临风七尺白,从骨头里瞬间开出了浪漫之花,生长出了思想之树,独自凭栏,眼前无限江山,这正是中华民族文明意志的精神存照,决定了人类历史的蜿蜒曲折和波澜壮阔,延伸了当下世界的丰富和完整性,也决定了文明的意志与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独特位置。(朱必松 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zhusijia

上一篇:
下一篇: 新加坡才女诗人舒然:笔下生花 她为中国诗歌春晚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