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教 >> 文史博览 >> 正文

历史的乡愁——再谒修静寺

来源:咸宁新闻网 时间:2017-09-25 09:58

  (一)无名洞,曾是李善、李邕读书的地方

  8月29日上午,从温泉一路颠簸,到达咸安区大幕乡境内的修静寺时,已经是上午10时整。按照市政协文史专家王亲贤主任日前提供的大致方位,延着修静寺山后的盘山公路斜坡往上,行驶大约2公里,到达无名洞。

  洞长度大约近15米,宽处近2米,窄处就1米宽。洞口掩映在一些杂草和荆棘之中,洞里是干燥的,没有滴水。洞壁的石头缝里遍布着许多蜘蛛网,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和蝙蝠在四周乱窜,有点像探险或说恐怖片中的镜头。

  我是只身一人进到洞里的,在岩壁上仔细地寻找,没有发现任何的文字记载。当我打开电筒时,躲藏在洞穴中的大蝙蝠在我的头顶上盘旋乱窜,我的手臂和小腿上都有小昆虫叮咬的蜇痛感……

  就是这个洞,同文献记载的颇有几份相似:钟台山属岩溶地质地貌,山腰有个溶洞亦即桃花洞,又称钟台石室。洞口巨石累累,呈三角形,高4米,底部宽2.5米;洞内钟乳倒悬,洞底过去有石台、石杵、石臼,现已被黄土埋没。

  在这个风景秀美、人文氤氲的地方,李邕度过了他的童年时代。

  钟台山位于咸安区大幕乡境内,又名钟山、泰山(泰、台音近),因为山上盛开桃花或樱桃花,又名桃花尖山。它是钟台山脉的主峰,海拔561米,占地1.98平方公里。

  据清代《咸宁县志》记载,钟台山区有不少儒、释、道活动的痕迹,如修静寺、桃花观等。据咸宁清代进士胡章考证,这里还是中唐诗人李渤出仕前隐居的地方。

  众多的史料证明,钟台山区是李邕出生地和启蒙地。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的《太平御览》,和稍后成书的《太平寰宇记》,都引用五代雷氏《武昌记》的记载,指明钟台山是唐代着名文学家、书法家李邕的读书之所。

  李邕所属的江夏李氏,是由北方赵郡迁往颍川而后定居江夏郡的。西晋末年,江夏李氏随晋室南迁,定居在长江以南的沙羡县(含今武汉市江南部分和咸宁市咸安区等)。汉晋时期,江夏李氏出了不少杰出人物,尤以艺文享誉一时。这种世代书香的门风,经过南朝时期的沉寂,到了唐代,又因李善、李邕父子的巨大文化成就而得以重现。

  李善、李邕所属的江夏李氏是从赵郡李氏(始祖为战国名将李牧)分出的一支。李邕远祖、西汉酒泉太守李护是赵郡人,到了李护之孙、东汉会稽太守、高阳侯李就时,迁徙到江夏郡平春县(今信阳西北),始称江夏李氏。后来,李邕的近祖李恪随晋南迁江夏郡沙羡县(今武汉市江南部分)。从此,李氏后裔居住在沙羡县(隋改名江夏)的灵泉山(今属武汉市)至钟台山(今属咸宁市)一带。

  江夏李氏具有重视翰墨的传统,在文史和书法方面取得过较高的成就。两晋之际,江夏李氏家族出现过不少着作家、书法家。李充有注释、研究《书》《易》《论》《庄》的专着,并有文集22卷,并擅长楷书;其子李颙(yóng)也曾注释《尚书》,有文集10卷,并擅长书法;其父李矩善隶书,母亲卫铄都是着名书法家。李充的伯父李重“少好学,有文辞”,李重的儿子李式、李定都擅长草隶。

  到了隋代,李邕的曾祖李赎,曾任连州司马、云安郡丞。唐初,李邕的祖父李元哲曾任沂州别驾、括苍县令,后来迁居扬州江都。据《敦煌吐鲁番本文选》卷二残卷,书中李善注都称“臣善”,其中有两处注称“臣君”。研究者认为,“臣君”即“臣父”之意,指的是李元哲,说明他也对《文选》有过研究。也就是说,李元哲寓居扬州,很可能是为了师从文选学家曹宪。

  李邕的父亲李善(约610一689),史载他“方雅清劲,有士君子之风”。他曾跟从江都曹宪学习《文选》,后来离开江都,进京谋职,因贺兰敏之的推荐,任太子率府录事参军充崇贤馆直学士,后出任潞王府记室参军、沛王侍读,改秘书郎,不久转任泾城令。咸亨二年(671)六月,他受到贺兰敏之的牵连流配姚州(今云南姚安),上元元年(674)八月遇赦放还,再未出仕。

  也就是在第二年生下了李邕。

  (二)李邕三十岁前的年谱

  (注:唐高宗上元二年乙亥(675)——武后长安四年甲辰(704))

  唐高宗上元二年乙亥(675), 李邕出生。其父李善以去年(674)八月十五日遇大赦,由贬谪地姚州放还,初居鄂州江夏县。李邕出生于江夏,此后并在江夏钟台山(今属咸宁)读书。

  唐睿宗垂拱元年丙戌(686), 李邕十二岁,在此前后,李善旅居汴、郑,以教授《文选》为业。李邕随父读书,次年,与博陵崔沔同学。

  唐睿宗载初元年己丑(689),李邕十五岁,父李善卒。

  武后天授二年辛卯(691),李邕十七岁,他遇人启护(办丧事),倾囊相助,义气之举被人引为美谈。

  后延载元年甲午(694),李邕二十岁,他与崔沔游学洛阳,并引为知己。

  武后神功元年丁酉(697),李邕二十三岁,由崔沔介绍,拜见特进李峤,得其赏识,假直秘阁读书,由是才名益盛。

  武后长安四年甲辰(704),李邕三十岁,同年 四月,以李峤、张庭珪共荐李邕词高行直,堪为诤谏之任,被招拜为左拾遗(从八品上)。十二月下旬,助宋璟奏请审理张易之、张昌宗反状,太后闻言,始从璟奏。

  李邕十五岁后,父李善卒,他就成为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北漂”,一切需要靠自已的能力打拚和奋斗。

  李邕资性超悟,自幼随父学习,他少习文章,留心书翰,秉承家学,熟精《文选》,因此学有本源,文有根底。长大后,又外出游学,并遍读皇家秘阁藏书,得到文坛大家李峤的赏识,于是学识并进,声名鹊起。扎实的学习经历,为他后来成为着名文学家和书法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李邕天资聪颖,年少多才。当初,其父李善注释《文选》时,注重解释典故名物,却忽略了文意的阐发;书成之后,询问李邕的看法,李邕默而不答。李善一再追问,李邕才指出应该修改完善。李善说:“替我补充试试。”李邕透过文字,揭示蕴含其中的旨意。李善觉得两种注法无法取舍,所以将两者一并书写下来。

  大约在李邕十二岁时,李善北上汴州、郑州,在荥阳一带讲授文选学,四方学子纷纷慕名前来。李邕也继续随父读书,几年后他十五岁时,李善去世。

  李邕在十三岁时,结识了博陵崔沔,成为少年同学和终生挚友。延载元年(694),年方弱冠的李邕随崔沔游学洛阳,进一步增长了见识。

  两年后,通过崔沔的介绍,李邕谒见内史李峤,希望阅读秘阁图书。李峤是当时着名的学者,与崔融、苏味道、杜审言并称“文章四友”。他对对李邕说:“秘阁有万卷书,岂是短时间所能读完的?”李邕再三恳求,于是获允以秘阁值事的名义进去阅读。不久,李邕告辞而去。李峤很惊讶,就秘本书及未公开的文章问他,李邕对答如流。李峤感叹道:“你将来会成为一代名家。”

  按照时间上推理,李善应该是在60岁左右生下李邕的,属于晚年得子。所以,李善对这个幺儿子十分宠爱,一直带在身边求学成长。

  关于李邕这段的历史性资料较为稀缺。从所有的文献上综合分析,当年北漂的李邕身高大约在1.65到1.72米之间,还属于翩翩美少年。

  15岁丧父,让李邕养成了倔强勤奋好学上进的性格,一定要出人头地、重振门庭、光宗耀祖、步入仕途之路。以身酬国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正如唐朝诗人李贺的《南园》所描述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从他60多岁后写的《鹘赋》中可窥之一斑,是李邕任括州刺史时所作,当时他老而不衰,仍然希望被朝廷重用,鹘就是他自己的形象写照。赋文中写鹘的形象雄毅矫健,搏击猎物英勇迅捷,凌霄汉,腾原野,逐狡兔,毙仙鹤,“驱逐妙于人智,促节合于兵机”,无论怎样狡捷的禽兽都逃不脱它的利爪,最终被其擒获。然而,“一指一呼、一搏一击为主之用”,效忠于主人。这些描写,都有他自己的影子。

  让历史复活,使今天的人们能够从遥远的过去审视当下,洞察未来,这不仅是历史学家的责任,更同时是作家和学者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责任。

  (三)研究李邕是向一位伟大的灵魂致敬

  李邕不仅仅是唐代伟大的书法家、文学家,也是唐代有着抱负的政治家,只是他的政治抱负和光芒被他书法和文学上的卓越成就遮蔽了。

  李邕也是具备有如唐诗“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和宋词中“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情壮志,更有甚者“楚人不服周”之说,作为“北漂”的李邕是一定要出人头地的。

  我们在论述古代政治生活时,常常以“政统”与“道统”来对统治者与知识分子加以区分。正统的代表是皇帝,是中央集权,是行使国家权力的政要。“道统”的代表是知识分子。统治者注重的是政权的稳固,是国家与统治集团的利益。知识分子关注的是民族盛衰的规律与普世的价值。在一个成熟的国家里,政统是权力,是实力,道德是良心,是软实力。中国的政统与道统之分,显示了儒家十足的智慧。

  李邕30岁步入仕途,浮沉宦海四十三年。他深受儒、道两家思想影响,既有忠直刚毅的一面,又有率性放旷的一面。这种思想性格,使得他嫉恶如仇、直言极谏,重义爱士、拯孤恤穷,同时又好名使气、不拘小节,因此“诸儒侧目,奸佞切齿”,仕途充满波折,最终含冤罹难。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李邕作为唐代的思想家、文学家和书法家,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从咸宁钟台山走出的文化巨子,他的刚毅忠烈、他的风流萧散、他的文章才调、他的精湛书法,都牢固地嵌入了咸宁历史的记忆和文脉之中,是一笔不可多得的丰厚精神财富,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咸宁人,具有重要的传承价值。对于我们今天建设文化强市、增强文化软实力,同样有着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正如清代咸宁一位普通读书人写的《桃花洞怀古》所说:

  唐贤李北海,肇迹自钟台。

  古洞千年辟,桃花万树开。

  异时推健笔,当代仰风裁。

  少坐云迷径,书声隐隐来。

  (市理论家协会副主席 朱必松)

编辑:zhusijia

上一篇:
下一篇: 东京有家“会上错菜的餐厅”